竞彩篮球

学科建设
 
博士点 您所在的位置: 竞彩篮球 > 学科建设 > 博士点

 跨语言文化研究
  语言与文学方面的研究,向来以国别设立学科,因而有“中国语言文学”与“外国语言文学”学科之分。此种划分有利于学科和专业的分工研究,但同时也造成了学术研究中“自筑藩篱”的现象和“汉外两张皮”的局面。设置“跨语言文化研究”这一学科专业,将有助于不同国别的语言和文学、文化研究的交流,能够改善目前学科设置中的不利状况,能够更好地促进整个语言文学和文化研究领域的学术交流,形成新的研究视角和学术生长点。
  我国汉语学界和外语学界的语言和文学研究之间存在的隔膜和不相往来的局面,曾多次遭到老一代汉学界和外语学界专家的批评。我国外语界著名语言学家和教育家许国璋先生(1991),曾指出:“语言学界的学术活动,大体分两类:中文系学人以音韵、训诂、方言、汉语语法的研究为主;外文系学人以介绍、解释国外诸语言学派的论点为主。两者未见汇合。”(《许国璋论语言》自序)。
  在论及我国的外国语言学和应用语言学的研究现状时,王福祥、刘润清 (1995)也指出:“外语界的语言学家靠外语‘起家’,长于吸收国外新思想、新知识,短于汉语语言学的修养”。用王宗炎先生的话来讲,就是“搜集采购之功多,提炼转化之功少 ……中国学者不研究中国问题、汉语问题,拿不出本土材料来,很难说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王福祥、刘润清 1995)。
  沈家煊先生(1996)在讨论我国语言学研究状况和规划展望新世纪的研究时,也认为加强我国的语言学研究,需要“把外语研究和汉语研究结合起来,外语界和汉语界要携起手来 …… 从我国近代语言学的发展来看,有成就的老一辈语言学家,如赵元任先生、王力先生、吕叔湘先生等无一不是自觉地借鉴和运用国外先进的理论和方法来对自己的母语汉语作踏踏实实的深入研究,从而也从汉语的角度对一般语言理论做出了贡献。”
  跨语言文化研究可以提供独特的研究视角,有利于某些学术问题的研究和解决。例如关于元代“亦思替非文字”(Estifi)的研究,曾是我国外语教育历史和元代历史学术研究的一个悬案,长期困惑我国的学者。直到1992年,一位来自伊朗的学者才提出了比较合理的解答,认为是一种在当时大多数伊斯兰政权统治的国家所采用的“财税管理专用语言符号体系”(高晓芳 2007)。
  跨语言文化研究的缺乏,给我国的语言文学研究,尤其是外语教育造成了一些严重后果。
  首先,由于缺乏深入系统的英汉语言对比研究,我国的英语教育长期滞后和低效。例如,英语教育研究缺少对中国学生母语特点的足够考虑,教学的针对性不强,教学成效不显著,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的巨大浪费。其它语种外语教育的情况也大致如此。
  其次,外语教育产品的开发,往往缺乏学术研究和相应学术成果的支持,难以形成综合市场竞争力。以英语学习词典为例,目前国内英语教学辞书市场上,从国外引进原版的重印版和以原版为基础的双解版学习词典占据主导地位,而国内学者主持编纂的英汉学习词典虽然数量不少但精品不多,无法与戴“洋”字头的一些词典相媲美。
  再次,我国培养的外语人才,其外语素养和语言技能很难满足我国对外开放和对外交流的实际需要。举个例子,国内某著名外语院校曾高薪聘请一位英国的国际知名语言学家,但由于缺乏对英美“教授”差异的足够重视,发生双方对“教授”职权理解的严重偏差,导致争执并产生不良影响。这是因为在英语和美语中,教授的内涵有着较大的差异:“在英国,教授是大学里地位最高的教师,一个学科通常只设置一个职位,负全责。”
  加强跨语言文化研究,确立“跨语言文化研究”的学科专业地位,有利于促进我国语言文学整体研究水平的提高,能够促进我国外语教育状况的改善和教学水平的提高。
  “跨语言文化研究”领域的高级专门人才有着广泛的社会需求。其就业的领域和行业主要包括:
  首先,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
  其次,高等院校外语教育、外语教学及相关外语语言的研究。
  再次,外国文学及跨国比较文学研究。
  第四,文学理论研究、文学作品翻译和文学批评。
  培养目标
  本专业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有一定的跨语言和跨文化研究素养和学识的高级专门人才。能够胜任在高等学校外语专业从事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及在其它有关部门从事外语语言工作。在学期间,应着力掌握比较广博的英汉语言文化知识,坚实的语言学、文学和翻译学理论和科研方法。培养良好的学风和治学态度,具备较强的英语口、笔头表达能力。同时,要熟悉汉语语言文化,有熟练的汉语表达能力。能够提出前沿性研究课题,具有独立开展研究的能力。能熟练运用计算机、互联网等现代语言技术手段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
  学科研究范围
  “跨语言文化研究”主要是针对语言学、词典学、文学、文化和翻译等研究领域的一些前沿课题开展跨语言、跨文化的研究。主要涉及四个方向:
  英汉语言学方向:语言理论、语言习得、语篇分析。
  英汉词典学方向:认知词汇语义学、词典文化史、教学词典学。
  英美文学方向:西方文论、美英文学对比研究、文学批评。
  文化与翻译方向:跨文化交际研究、英汉比较研究与翻译、东西方翻译理论。
 
  附件: